网络狂欢与孤独症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直播突然就火了。喜欢砸钱看直播的人一般有两个特征,即一多一少,钱财太多花不完,脑子太少不够用。原谅我不明白花钱去看别人吃饭有什么意思,更不用说那些不和谐无下限的直播。
这些人真的对直播内容感兴趣?我看未必,不过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窥私欲罢了。
促使他有这些行为的原因中有一条:为了摆脱内心的空虚和孤独。有句话说得好,叫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。
以前,互联网和手机还未普及的时候,每个人几乎都是一座信息孤岛。每天除了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就是邻居的家长里短了。隔壁大爷掉进粪坑,村东头二拐家母猪下崽了都能成为轰动一时,传诵不衰的新闻。现在情况变了,资讯太多了,人们已经目不暇接,无所适从。只能不断地打开手机,刷朋友圈,看直播,找一找存在感,接受从世界不同角落传来的文字和音像信息,仿佛不接受这些,立刻就会被这个世界抛弃似的。
如果你对儿童做的鬼脸和同桌微笑上扬的嘴角置若罔闻,却如同打了鸡血般对着屏幕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傻笑,并疯狂的花钱送鲜花,汽车,游艇,鱼翅(当然都是虚拟的道具),那你就离孤独症患者不远了。
网络狂欢时代,我们都是“孤独症患者”。

共有 16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