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所谓的杜康发明了酿酒术以来,酒这东西就把中国人毒害的不浅。古人动则“浮一大白”,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连曹操都说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。古人喜好一醉方休,不醉不归,且不论古代的酒度数有多高,单就古人这种拼酒的劲头,被今人学的淋漓尽致。可见拼酒的喜好古已有之,拿到现代来说,饭局上拼酒、斗酒成了常规项目,一顿饭局没有酒,就像没有吃过饭局一样。  阅读更多 >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