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 感悟·随笔

常言说,年少轻狂。这话真没错,年轻时总想到远处闯一闯,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。青春有活力,有激情,能折腾。当年报考志愿时,就曾天真的把内蒙古农业大学、石河子大学填在志愿之列。躁动的青春就像拼命想挣脱牢笼的小鸟,总想远离父母的管束,创出一片能自由翱翔的天地。   

机缘巧合,从亚马逊推荐书籍《解忧杂货店》了解到东野圭吾。很好奇的搜索了他的一系列作品,豆瓣高分的《白夜行》深深吸引了我。

外表俊朗,心思缜密的桐原亮司,天生丽质,优雅聪慧的西本雪穗,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的少年伙伴,如果生活按照正常的轨迹运行,那将会是又一个美好且令人向往的爱情故事。然而,故事的主线被双方经历的童年悲惨事件突然打断,所有的美好在那一刻戛然而止。   

自从所谓的杜康发明了酿酒术以来,酒这东西就把中国人毒害的不浅。古人动则“浮一大白”,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连曹操都说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。古人喜好一醉方休,不醉不归,且不论古代的酒度数有多高,单就古人这种拼酒的劲头,被今人学的淋漓尽致。可见拼酒的喜好古已有之,拿到现代来说,饭局上拼酒、斗酒成了常规项目,一顿饭局没有酒,就像没有吃过饭局一样。   

初读冯唐的《不二》,充斥着敏感词汇,跟意识流小说似的,总感觉不知所云。直到有一天,读到五祖弘忍大师让玄机去诱惑弟子神秀和慧能,突然明白,这是在讲五祖传衣钵的故事呢。百度百科说,冯唐的《不二》,懂的人说是一本奇书,不懂的人说是一本淫书。不否认冯唐大胆而露骨,然而,他只是说了大家不敢说的话而已。   

每当感到生活平淡、琐碎、乏味时,总有一碗叫做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的鸡汤摆到面前,喝,还是不喝?

诗和远方,多么诱人。仿佛它就是生活的调味料,是花椒、鸡精、八角,是所有能刺激味蕾,装点生活的奢侈品。然而,眼前的苟且是盐。过好当下才是真,诗与远方,可以为生活锦上添花,却绝不可以喧宾夺主。我就看不习惯那些拿着生活费和考试费、甚至贷款买iphone的,父母在家咽菜吃糠,你却迷恋诗与远方,你还觉得你挺高雅。